华东15选5走势分析|华东15选5历史开奖查询
  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群山和大海 在這里牽手
2019-11-20    王宏波    黑龍江林業報


  群山和大海在這里牽手。

  我在“洪波涌起”渤海深處遼東灣的浪濤中,仿佛看見大興安嶺的雄偉,小興安嶺的嵯峨;我在菊花島上臨海風而立,仿佛聽到大海濤聲和興安嶺林海濤聲的共鳴。

  大興安嶺連綿的群山,小興安嶺起伏的山嶺,和在水天浩茫海邊的這座古城——興城執手相牽,相依相偎。

  在大海和古城之間的一片森林蓊郁中,隱隱著黑龍江林業興城療養院。

  它如一顆凝聚著大小興安嶺瑩瑩蒼翠的綠寶石,鑲嵌在群山和大海之間。

  群山和大海在這里相望、相知、相思、相盼、相廝、相守……


  在初秋陽光燦爛的日子,我從哈爾濱來到葫蘆島,一下高鐵便以一種急切的心情奔向我曾數次來過的地方。

  張宏祥開著車子沿著寬闊的南陽路行駛,長天遼闊猶如大海的蒼茫,白云浮動猶如航行的船帆。

  我搖下車窗,一陣海風吹來簌簌作響,仿佛是穿過森林的山風,其中有大海的湛藍也有群山的綠色。

  他是林業興城療養院的第二代黑龍江林區人。他在八九歲時離開小興安嶺深處的鐵力林業局,隨父母來到這座地處遼西的深深庭院。一晃三十多年過去,他也由一個英俊少年成長為療養院擔當干事的中層干部。


  “哥,你到院里看看,這里的變化忒大了……”

  嗬!這哥們的口音雖然不改的是東北林區山里人的粗獷和豪情,但也有了興城人說話尾音拖長上調的“海鮮味”。

  我心想:這小子,這些年海風沒少吹、海鮮沒少造,看給弄的!

  我想起療養院工會主席孫彥雙,這個從黑龍江衛生學校畢業而來的農村孩子,已是在遼寧省小有名氣的詩人。他在《興城海河大橋》一詩中寫道:“海水與河水的融合,咸與淡,清與濁,動與靜,你都默默都承受,不愧為君子的風度。”

  他們這些黑龍江林區的第二代,如孫巖、丁春濤、張開元、王春陽、劉連眾等正是在這種不知不覺間,就把大山和大海相融合了,也把自己融入了這濃濃的“海味”中。

  宏祥向我說起療養院發展變化的“今生”,我卻想到了療養院的“過去”。


  在新中國成立之初,為了及時掌握森林資源的數量、質量和生長、消亡的動態規律及其與自然環境和經濟、經營等條件之間的關系,科學編制森林保護培育采伐計劃,確保森林資源的可持續發展,大批的林業專家滿懷著無限的希望,背起行囊,鉆深山進老林,望山高水長,沐風霜雨雪,以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,翻過一座座山,越過一道道嶺,餐風露宿,頂風冒雨,踏查森林,描繪藍圖……長年的野外工作,使他們患上了各種疾病尤其是胃病、關節炎、風濕病或類風濕病,他們就是這樣仍不放棄休息,仍是和許許多多的森調隊員一樣,告別自己溫馨的家、柔情的妻子、忠誠的丈夫、垂暮的老人、稚嫩的孩子,忍著病痛走上山嶺進入密林,以火焰般的熱情,戰勝疲憊和病痛,堅持為祖國踏查清楚大森林的“家底”……

  當經過森調隊員用雙腳“踏”出的大森林“家底”,擺在了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務院主管林業的副總理鄧子恢的案上,他被全國廣大森調隊員在短時間內取得的工作成績所感動,當他又聽說許多森調隊員患了胃病、風濕病等各種疾病后,要求林業部要對森調隊員組織治療,有的可定期去療養院進行療養。

  那時,國家百廢待興,全國林業都投入到火熱的社會主義建設之中,根本沒有療養所,上哪里療養?

  林業部開始了療養所的選址工作。


  林業部責成于1953年剛剛在興城建立的林業部森林調查設計總隊醫務所的劉玉秀、范懷學等,組成選建療養院地址小組。他們經過對興城的實地考察,同年9月份向林業部詳細匯報,認為這里交通方便,氣候適宜,尤以溫泉浴可治療各種疾病而聞名于全國。

  興城溫泉發現于唐朝,興盛于遼金(宋、元),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。據興城縣志記述:明崇禎八年(1635年),在溫泉附近修建了湯泉寺,寺內有天然湯。清康熙五十八年(1719年)及清乾隆五年(1740年),曾又兩次修復。以后歷代都有在此地修建以溫泉為主體的療養場所。

  林業部遂決定將療養院建這里。

  1954年,在遼西冰雪剛剛消融的初春,林業部調查設計局興城療養院開始建設,同年底全部竣工。1955年在春枝綻放鮮花的時候,迎來了第一批來自全國的60位森調隊員。

  從此,這里成為新中國林業開發建設者的驛站;從此,在興城海峽邊有了群山的豪邁;從此,古城里平添了森林的綠色。

  “到了!”

  宏祥的話把我喚醒。

  二十多分鐘的路途,就在我的思緒中走完了。


  在午后的陽光下,我恍如走回到黑龍江林區的大森林:院內樹木高大繁茂,柞樹、榆樹那些闊葉樹翠綠豐潤的葉片,在金色的風里搖曳,隨著它們的每一下搖曳都會炫動陽光的金色,松樹的樹干塊塊鱗狀的樹皮泛著紫紅色,樹冠枝兒上的蒼碧的松針透著勃勃向上的生機,樓房、朱庭、回廊、石山、噴泉都掩映在這綠色里……

  這個療養院的管理權在1958年幾經變動,1976年初,林業部決定把這里借給黑龍江省林業總局經營管理。

  這座深深的庭院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曾是明星閃耀輝映古城。

  中國女排在贏得國際比賽三連冠后,在鄧若曾率領下從賽場來到這里,郎平、孫晉芳、周曉蘭、陳招娣等排球女將們在森林一樣的院子里進行集訓、總結賽事經驗,為新的出征積蓄力量。


  著名詞作家喬羽真“好像一只蝴蝶飛進我的窗口”一樣,他率領中國歌劇舞劇院的演員來慰問這些排球女將。

  在今天一些老同志提起這女排姑娘,眼睛里還是充滿了敬佩的目光。

  我曾在工作人員的引領下,來到排球女將們曾住過的房間,雖已物是人非,但我仍好像看到她們在賽場上拼搏跳躍的身姿、發球急如流星的手臂,還好像聽到她們爽朗的笑聲和在賽場上充滿青春活力的吶喊……

  她們那激勵國人的“女排精神”,曾鼓舞了幾代中國人為振興中華而努力拼搏。

  因為這里有山的豪邁,海的廣闊,引來了文學家、音樂家、畫家、書法家,他們也曾在這里休養創作,在林間小路上漫步,在綠色的風里,創作激情在他們的心中蕩漾。

  著名作家峻青來了,在樹木森森的院子里,森林和大海交融的風吹過,使他想起山東老家海陽的大海嗎?

  那里曾有他18歲參加抗日民族解放戰爭和人民解放戰爭的身影。

  那些在戰斗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,使他總覺得自己有責任將那令人難忘的斗爭生活再現出來,他創作發表了《馬石山上》《黨員登記表》《黎明的河邊》《最后的報告》《交通站的故事》等短篇小說,從正面描繪了革命斗爭的艱難、殘酷,刻畫了在艱苦的環境中解放區人民對革命事業的無比堅貞,以及他們大義凜然的革命英雄主義和崇高的自我獻身精神,為讀者繪制了一幅幅色彩絢麗、氣吞山河的歷史畫卷。


  海風的清爽,森林的翠綠,使他感受到和平的美好,他在這里的兩個月,整理了散文集,創作了散文名篇《秋色賦》,并以這篇散文作為這本散文集的名字。同時,這篇散文被教育部選入全國中學語文課本。

  他在臨別時,深情地說:這里山海相連,靈秀同在。

  唱著《大堰河,我的保姆》的著名詩人艾青,剛剛從國外訪問歸來,不顧旅途的勞頓,在夏日的熏風中,攜夫人高瑛來到這群山和大海牽手的地方,整理出那組著名的長詩《萊茵河流過的地方》。在一次北京的聚會上,時在《人民日報》作編輯的詩人徐剛索稿,艾青便把這組詩交給了他,并開了一句玩笑:“我把一個最漂亮的姑娘嫁給你了!”

  不久,這組詩就發表在《人民日報》“大地”文藝副刊上。

  這里融著群山和大海的雙重性格,使來的人看到山的剛毅,又體會到海的柔情。

  嚴家炎這位享譽海內外的著名文藝理論家,曾懷著一顆朝圣的心,從美國耶魯大學講學回國,不出北京機場便轉飛沈陽,風塵仆仆來到這里,他以上海人的眼睛看這里的森林般綠色,又走向海邊看碧波無涯,來到古城觀察凝固廝殺硝煙的城墻和鼓樓……他的思緒是否在刮起山風、在掀起海浪,他在療養院的靜靜夜晚的小樓里寫出了散文《祖氏牌坊》,發表在《人民日報》的文學副刊上,一時間成了遼西的最熱讀品。

  在雪花飛舞的松花江畔,長椅上坐著一個幾乎將要凍僵的“雪人”……

  這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電影《明姑娘》的畫面,向觀眾講述了一對青年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。


  它的作者就是聞名全國的天津作家航鷹。

  航鷹是電影、電視、小說三棲作家。在八十年代初期,她先后發表優秀的短篇小說《金鹿兒》和《明姑娘》,在讀者中有廣泛影響,分別獲1981年、1982年全國優秀短篇小說獎,電影劇本《明姑娘》獲文化部頒發的優秀影片獎、廣播電視部1989年度全國電視劇飛天獎。

  她創作的多幕話劇《婚禮》上演后,在觀眾中產生了巨大的反響,北京電影制片廠請她將話劇改為電影劇本。

  為了完成這個劇本的創作,在兩位導演的陪同下來到這里,在一個半月的時間里,她完成了電影劇本的創作,投拍上演后,受到國內外的歡迎,獲文化部國慶30周年獻禮演出創作二等獎。

  在她離開這座庭院時,深有感觸地說:這里的負氧離子太濃了,就像到了你們東北的大森林里,給了我激情和靈感!

  我第一次來興城在海邊第一次看到“洪波涌起”這個橫聯,即被它和我的名字是同音所感動。


  我留戀駐足仰視這座四柱牌樓,內外兩面均有匾額、楹聯,朝外一面橫額:“洪波涌起”,聯曰:“擊水滄波,問君誰是釣鯨客;飛觴天外,與我暫成乘鶴仙。”臨海一面橫額:“古城在望”,聯曰:“畫角映霞輝,將軍意氣回山谷;崇坊迷霧影,戰馬嘶鳴伴浪濤。”

  這字寫的如同其意,氣勢浩然,有山的雄壯,有海的壯闊。

  這是中國國畫大師范曾所題。

  那年,范曾來到興城,白天,他在瀏覽古城、觀賞大海;晚上,他在整理筆記、題詞作畫。

  那天在臨別的前夜,范曾為完成這兩幅楹聯的創作,他在長案前屏神靜氣,飽蘸濃墨,一揮而就的。

  他說:你們在這字里感受到了什么?

  他對來取字的興城地方政府領導問道,未等他們回答,他就說:“那里面的每個字都有山的風骨,還有海的滄浪!”

 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,一些列車特別是直快列車在興城站是不停的。

  那年,艾青率領一個由著名作家、詩人徐剛、韓作榮、姜德明和新中國第一代電視人龐嘯等組成的采風團,乘上從北京開往佳木斯的列車,因這趟列車興城站不停,只好把車票買到錦州站。他們一宿顛簸車經興城站只是一瞬而過,他們一個多小時后在錦州下車,又坐一個多小時汽車再返回興城。

  當時,療養院的黨委宣傳部長、尤如一顆新星在全國詩壇正冉冉升起的吳寶三,看到被一夜旅途折磨得一臉倦色的詩壇宿將艾青,心生痛感并有憤怒之色,他連夜給人民日報社群眾工作部寫出一封讀者來信,反映興城這個地域在交通上的重要性,不久他接到了回復稱:已將您的來信轉給中華人民共和國鐵道部。再不久,一些列車包括直快列車都在此設立了停車站。這件事在當地引起了一番轟動,南來的北往的、北京的鶴崗的再也不用為了上下直快列車去錦州了,為這個地方經濟特別是旅游產業的發展提供了重要途徑。

  鑒于吳寶三為遼西這棵梧桐樹引來金鳳凰,為興城開發建設所做出的貢獻,縣委常委會議做出決定:調吳寶三同志任興城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長。

  但是,這位從小興安嶺走出的詩人,謝絕了地方黨委的美意,堅持留在這座融群山和大海為一體的療養院。

  他深夜以一種難以遏制的激情,寫出了《大森林,我深深眷戀的土地》,充分表達他對于大山、對于大森林的無限摯愛。

  他的根在大山,但他和大海也有著深情厚誼。

  他的第一本詩集《大海中的月亮》,就是唱給大海的贊歌:“大海笑得那么醉人,多情的陽光呵,流露著嫵媚而熱烈的眼神,呵!天女散花,散盡冬日凝結的沉悶,性急的游泳者跳進海中,采擷著碧綠的浪花,采擷著五月的芬芳……”

  他在這里呼吸著和家鄉呼蘭河畔一樣的清新,在這里他每天看到和小興安嶺一樣的森林,他寫出了一首首、一篇篇的文學作品,向讀者渲染山的綠色、海的蔚藍。

  他創作的歌詞《我愛你,勒勒車》,被著名的作曲家王酩、郭成志譜曲,在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被作為每周一歌播放;他創作的歌詞《小島釣蟹》被王酩譜曲,發表在《北方音樂》雜志上。

  他在這里走上專業文學創作道路,在黑龍江省作家協會副巡視員的崗位退休,但他退而不休,不顧耄耋之年仍奔走于群山和大海之間,為大山放歌,為大海作賦。

  ……

  在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,由于受體制、市場、經濟等諸多因素的影響,這里陷入了極端的困境。

  但是這里的人,有大山般剛毅的性格,有大海般寬闊的胸膛,領導者為改變這里的貧困不屈不撓。

  在療養院所行業的大調整中,全國在興城設立的67家療養院所除一家軍方的外,碩果僅存的只有黑龍江林業興城療養院。

  他們像興安嶺的山峰一樣,堅強的矗立在日夜咆哮的大海之濱。

  療養院在這幾年里變了,破敗的景象已像被大海浪濤蕩滌而去的污泥濁物,失落的人心已像被遼西大地春風喚回的鮮花盛開。

  他們把那美麗飄渺的海市蜃樓落到這片現實的土地上。


  這天清晨,我早早伴著晨光下樓,漫步在山林一樣的院子中。

  道路拓寬了,黑色的柏油路面,上面是潔白的交通標志,兩旁的樹冠下是錯落著褐色的長椅,幾位療養員坐在那兒低聲聊著什么,臉上露出著微笑。長椅后那散布在林間的茵茵草坪上,晨光透過樹林在上面灑上一片片的金色……

  我沿著小路行走,就像走在林區通往上山的路上,風吹過搖得樹葉嘩然作響,幾只喜鵲飛起又落到一根枝上,站在那兒昂首向著東方的曙光啁啾而鳴,似乎在說:你好,早晨!

  一只小松鼠噌的一聲從一片松林里鉆出,在綠地上連跑帶蹦地來到一棵松樹下,一抬頭看見了我,眼中有了一絲的驚詫但馬上又恢復了平靜,只是遲疑了一下,向我眨眨它亮晶晶的眼睛,左右環顧就“嗖”的一下在草坪上掠過,蹦到另一棵松樹下,又回頭望望我,身體一躍,四爪抓著樹干向上爬,但又停下來對我一看,眨眨眼睛,似乎在向我挑戰:你來呀!

  我向它笑了,它也張嘴呲牙,緊緊它的小鼻子,嘴邊的幾根胡須也跟著上下緊動,我向它揮揮手,它就一躍而起在晨光里劃過一道影子,便又穩穩地落在另一棵樹上那茂密的枝椏間了……

  這里的生態環境成了野生動物的樂園了。

  何況人乎?

  我披一身晨光,呼吸著大山里綠色氣息,再一次感到是在黑龍江的林區。

  這時,一個身影在晨光里走來,哦,原來是這里的“行政長官”王東海,他年輕的臉上洋溢著晨光一樣的笑容……

  他是黑龍江林區長大的,從牡丹江到烏蘇里江,在山溝里摸爬滾打,一轉眼兒又來到渤海灣的興城海峽。

  這也正應了他父母的期望:東海!

  他來到大海邊上,以山里人的勁頭生出一種大海一樣蓬勃的力量,一種澎湃向上的精神。

  他說:組織上信任,職工擁護,我就是再苦再累,也要把事情干好。這就是我的初心,我的使命!

  這就是大山人的性格、這就是大森林的秉性。

  大山和大海,在這里牽手。

  我相信:大山的剛毅和大海的壯闊,在這里一定會像艾青贊歌的那樣——

  “預祝著即將來臨的

  果實累累的

  收獲的季節……”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华东15选5走势分析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网 浙江快乐彩11选5 快乐8登录 道琼斯即时指数 翼盟彩票群 福建体彩25选5 北京pk10哪种最稳 福建时时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宁夏11选五遗漏数据 青海快3十月2号